高考之后,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已不是那四张考卷,发生在场外的两件趣闻……

我竟然上镜了?

那是6月8号上午,来到考点时相对较晚(当然没有迟到),在门口候考的考生已经相对稀少。我急匆匆的想大步迈进考点,而爸妈总觉得总需要一点仪式化的加油鼓劲——与老爸击掌,与老妈拥抱。经过这短暂的几秒,我就急匆匆的迈进了大门,心中所想的是即将到来的理综大考验。

聊天截图.png

考后两三天的样子,在我们一家三口的微信小群中,老妈转发了这样一条视频号消息——《摄影爱好者用镜头记录高考瞬间,孩子进考场前,爸爸击掌妈妈拥抱!》,还是鹤壁新闻网发的!这可以算得上我首次上镜……好在这条视频只是众多记录高考的短视频中不起眼的一个,直到现在点赞还没有超过50人,唯一的评论也是在真诚的赞叹记者的拍摄,没有提到我。那就好。

(视频体积不大,我就在这里放出来吧)原视频.mp4

报纸上怎么也有我的沙雕图……

如果说上镜还是意外的惊喜,那么这可谓是“早有预谋”——暂且这样说吧,毕竟我也不是那种第一个冲出考场来整活的大佬。

故事开始于几次晚上的闲谈——“你高考结束之后,老妈拿一盘肘花在门口迎接你,怎么样?”“别人大多拿的是葵花之类的鲜花,你这可谓是别出心裁,又独具“食用”价值啊。”“那你想让老妈拿什么花?”“葵花也太大众化了,你为什么不把电脑桌前那个一米多高的羊驼玩偶拿过去?”……“算了算了,老妈,咱们还是别出风头,你也拿向日葵吧,带子的那种。”……

我以为就这样说定了,在走进英语考场之前,也没有太多顾虑这件事。考后的天空无比灿烂,尽管因为收卷,暂时还不能离开考场,但向窗外眺望,整个考点已经洋溢着压抑不住的自由与快乐的气息。喇叭中适时响起的流行音乐无疑充当了催化剂的作用。我开始有点归心似箭——回家拥抱我那台可爱的电脑。但手头还有一堆杂事:回到30班,与在高一时朝夕相处的同学们欢庆,听老聂的教诲与明天的时间安排;回到二班,简单打包收拾自己高二高三时的物品,和那群沙雕好友们一起欢乐的“比惨”……听着老聂那长达20多分钟的嘱托,我也渐渐淡忘了“老妈会拿什么在门口迎接我?”这个小问题。

但真正放学,阔步接近大门时,我又开始寻思着老妈会玩出什么花样。探头向门口望去——只有急切地等待着进入校园的新高三学生,没有看到站在人群前排等待我的老妈——太好了,不用成为焦点了。穿过拥挤的人群,来到熟悉的对街小店门口(一家人约定的碰面地点),却只看到了老爸。“老妈呢?”“哦,她刚才去别处等你了,马上就到。”

她来了,她抱着羊驼玩偶来了……她真的把那个一米多高的“小羊驼”带过来了!不过,对于“社死”的恐惧,很快淹没了兴奋与激动。合影的时候,表情略显生硬……

合影.jpg

既然已经这么沙雕了,那也没有什么能阻止我继续沙雕下去了。我就左臂抱着那“小羊驼”(本体),坐在老爸的电动车后座上,“旁若无人”地“招摇过市”。到了外中,这羊驼又给同学们带来了无尽的欢乐。

还是那天晚上,老妈在转发那条视频好消息的同时,也转发了一张报纸的一角:

报纸一角.jpg

(有点模糊,那期《淇河晨报》暂时还没有找到)
老妈解释道:那天上午在校门口,他们送我入场后,一回头,才惊讶地发现十几个“长枪短炮”早已拍摄了许久。其中一个记者还特地加了她的微信,希望她能继续给报纸提供一点“素材”……

也许在多年后蓦然回首,才发现,正是这些不起眼的趣事,是那个枯燥而炎热的夏天不再那么难熬。

标签: 高中, 高考之后, 点滴趣闻

添加新评论